Tasteless 及 Artosis 長達 19 年的《星海爭霸》經歷(持續進行中)

6/2/2017 | Blizzard Entertainment

《星海爭霸》高畫質重製版將在夏日到來,沒有人比 Nick ‘Tasteless’ Plott 與 Dan ‘Artosis’ Stemkoski 還興奮的了。我們採訪了這對世界知名的主播搭擋,來談談《星海爭霸》對他們的意義,以及他們對這款跨時代遊戲鉅作重製版的看法。


你們能分享一下 Tasteless 及 Artosis 的由來嗎?是什麼吸引你們踏入《星海爭霸》的世界,而你們又是怎麼見面的?

Artosis:我在《星海爭霸》上市的那年就開始玩了,不過只玩了一點點。然後我就摔斷腳踝了,傷勢相當嚴重。過去我很投入在運動比賽中,而在我六個月無法行走的過程中,《星海爭霸》就補上了那個位置。我在…2004 年開始打錦標賽,我當時就決定將它視為我的人生志業了。我了解到自己不在乎其他的遊戲,而我看重其他事的程度都趕不上《星海爭霸》的程度。

我上課時睡翻了,這樣我才能與韓國玩家通宵對戰。我躲掉跟朋友還有家人的責任,只為了有更多時間可以練習,學習更多遊戲的事物。那是我得知畢生使命的時候。

Tasteless:那時我在大學研究哲學。我本來想繼續念下去或是弄個法學碩士的,不過我最後還是還是決定,天殺的我要去韓國,去那個《星海爭霸》電競賽事已蔚然風行的地方。

我在 2005 年冠軍賽中輸給了我兄弟 Day[9],而他們需要有人去播報賽事。所以最後變成我宣布自己的兄弟成為美國冠軍,接著我受邀去新加坡播報世界杯決賽,然後又獲得了很多類似的機會,因為我是唯一一個有經驗的人。最後我在韓國獲得了播報《魔獸爭霸III》《星海爭霸》賽事的工作。就在我離開那邊後,就和 Dan 見面了。

當 Dan 跟我一起合作後,我們很早就明白彼此有很契合的幽默感,還有對即時戰略遊戲的共同熱情。我們努力研究如何清晰的發音,我認為這樣的創舉可說是領先業界了。

Artosis:我們幾乎同齡,都是在無聊的地方長大而且都熱愛《星海爭霸》,我們在韓國前的錦標賽見面,所以我們早就是朋友了…我們也是唯二外派到韓國的播報員,我們早在《星海爭霸II》發表前就在當地了。顯而易見,我們就是注定要一起搭擋。

你們能描述一下在《星海爭霸II》發售前,你們是怎麼度日子的嗎?

Tasteless:這裡有個好故事,我們把 Dan 在韓國的住所弄得一蹋糊塗,而當時 Dan 簡直是一窮二白,我記得當時到他家作客,結果他沒有第二塊盤子,只好拿鍋蓋給我用,我們分著吃一塊豆腐,只配了一小點醬油-—

Artosis:(笑)那時候我才開始漸入佳境。其實當我搬去韓國時,我住在職業隊伍的宿舍裡,睡在一堆髒衣服旁…當我搬出來時我賺的錢少到必須逃地鐵的票,因為我窮到連 7 角的車費都得省。我吃豆腐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只賣一美元。結果,我因為沒錢買食物而瘦了很多。當時我們真的是艱苦度日啊。

是啊,就像 Nick 說的一樣,當我有自己的住所時,我只有一塊盤子一支叉匙,兩雙筷子,然後好像還有一個杯子—(笑) 

Tasteless:我好像某一年有份不錯的工作,然後突然間就又沒錢了,我基本上變成無家可歸的人,我得把東西用垃圾袋打包起來,然後去睡朋友家的地板。我以這種方式過了很長一段時間。一個月只賺到三百美金左右…

Artosis:還有你的膝蓋—別忘了那場災難。

Tasteless:喔對,我摔斷了膝蓋還付不起手術費。我用拐杖走了三個月,試著想清楚該怎麼辦,直到我能借錢才把手術弄好…當我們洽談 GSL 第一季合約時我就是拄著拐杖的。

Artosis:現在想想,在這些與《星海爭霸》度過的時間裡,就算贏了錦標賽又賣掉我贏的螢幕—我還是在《星海爭霸》上賠錢啊,這是無庸置疑的。不過這從來不是關於錢的問題。就算我剛剛描述了那麼慘的日子,並不會阻止我去做這件事。我很感激能有播報《星海爭霸》的機會—我無時無刻都在感激。

Tasteless:我們就是愛這款遊戲。這對我們是如此的重要。今天我跟 Dan 能在國際化的都市裡有著又大又好的公寓,我們能環遊世界,我們從中獲得了非常棒的生活,但我還是會說,我們 85% 的《星海爭霸》職涯都是在掙扎求生。

Dan,我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這件事—我們以前窮到是只要出門,那一天晚上就會是很特殊的夜晚。如果我們出去喝酒,就是簡單在 7/11 門口小酌—那是合法的,你會有一張小小的塑膠桌然後就坐在外面—不過我記得我們窮到,Dan 你會說「兄弟,我們需要賺。」(笑)「我們需要賺點。」

Artosis:(笑)我記得這樣的夜晚,當我們坐著閒聊時,我會說「總有一天,我要能夠,我想要,去吃印度食物。」我是素食者,要在韓國找到東西吃是件很難的事。印度食物好像是 13 美元左右,那時我根本負擔不起。

你們覺得《星海爭霸》高畫質重製版能如何融入現在的電競生態中?

Artosis《星海爭霸:怒火燎原》已經重返戰線了。韓國這裡有很多玩家相當期待並且隨時保持關注,我們的播報室都塞爆了。這款遊戲早就廣為人知…而重製版能讓它成長得更為茁壯。

Tasteless:沒理由西方不會有如此盛況。而在韓國,這看起來像是不朽的。就這麼存活下去,拒絕就此謝幕。不幸的是,網路上看起來好像只有韓國人喜歡這個遊戲,我就感覺我的天啊,我也不知道…我記得在 WCG 工作時,他們當著我的面說,除了韓國人外沒有人會喜歡《星海爭霸》。然後,大家看看, GSL S 組來了,掀起廣大的觀賽熱潮,一切是如此的宏偉盛大…我對《星海爭霸》高畫質重製版能再造成如此盛況很有信心。

狂熱粉絲有時會說《星海爭霸:怒火燎原》是一款「完美」的遊戲。你們同意嗎?

菲尼克斯

《星海爭霸》的連年征途

發展回顧史

Tasteless:我想是近乎完美。

Artosis:我想完美的遊戲可能不存在,但《星海爭霸》非常接近了。事實上我們無時都在改變,進化遊戲本質,有了每一個種族的冠軍,而且 18 年來都沒有更新—這遊戲基本上可說無懈可擊了,不過還是有些小缺點,這些缺點帶來了樂趣。

Tasteless《星海爭霸》有個特色,就是即使是世上最佳的選手,也偶爾會有閒置的太空工程車。這讓每一場比賽都很特別—就算是選手使用了相同的策略也一樣,你也可能會有完全不同的結果。

Artosis:就像七龍珠 Z 中的戰鬥一樣,氣功波互相射來射去,你永遠不知道誰會贏。就是兩位玩家整場遊戲互相角力一樣。

Tasteless:事實上這可說是有史以來最困難的遊戲了。這真的非常非常難去做 任何事。我想其中一個韓國人如此迷戀這遊戲的原因就是—因為在韓國每一個人都是在網咖裡玩遊戲,因此他們很了解這遊戲有多困難。當職業玩家有了瘋狂的起手,然後騙了大家的同時又能完美的執行動作,那真的很令人興奮。

你會擔心難易度會影響遊戲吸引一般玩家嗎?

Artosis:不太會。大家都會運動,但他們都不是職業級的。不是因為你沒辦法灌籃,就不能去投籃。盡管這是個如此誇張困難的遊戲,你總是能找到跟你相同等級的人來一起玩,而且還是一樣有趣,就算你不是麥克喬丹或是閃電一樣。

在任何競賽中成為頂尖高手都是件難事。你覺得《星海爭霸:怒火燎原》其實是跟其他多人遊戲相比下比較難,還是原本就很難了?

Artosis:是啊,我想很多遊戲就像保齡球—你能把球滾進球道裡,然後打倒幾支球瓶,這樣你就覺得自己還行。反之《星海爭霸》更像是射箭或之類的運動。如果你沒射中目標,你就知道自己很爛。這就是遊戲機制。我絕對會想玩家比起其他遊戲,在玩《星海爭霸:怒火燎原》時會更能理解到自己玩得不好—就算他們兩者都玩得很爛都一樣。

你們覺得為什麼那麼多的《星海爭霸》頂尖選手能轉行去打職業撲克賽? 在表面上看來,這兩種遊戲看起來沒什麼共通點。

Artosis:我說,有些特性你能從這兩處看到,像是你隱藏自己的資訊那類的—不過我想這裡有更大的重點,那就是如果你能把《星海爭霸》玩得好,那你絕對任何事都能做得好。

你們對被《星海爭霸》高畫質重製版難度所嚇到的人有什麼話想說嗎?

Artosis:當你開始在《星海爭霸》把任何事做好時能獲得相當大的滿足感…這能給你一種相當驚人的成就感。是啊,聽起來很嚇人,但試試看就對了! 這東西存在了這麼久是有原因的,而且也不會跑掉。

Tasteless:我大學時與兩位室友同住。他們會看著我玩《星海爭霸》,到最後他們也說「我想學學看這遊戲,這看起來好酷。」所以他們就會對戰,其中一個人不會宏觀控制,所以他總是有 3000 多的水晶,他有兩座基地然後使用航空母艦之類的單位—然後我的另一位朋友,他總是把自己的資源給花光,然後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,或是為何這麼做—我會看他們玩,而且說實話那是我看過最有趣的遊戲。

我想這就是韓國人的興奮的由來—從在網咖中觀賞各等級的玩家玩,到從電視上觀戰。就好像—(洩氣聲)沒法在某些事上成為最強的也沒關係,你知道的吧? 你還是能享受它。如果我跟 Dan 去酒吧裡打撞球,我不會因為沒打中球就說「這遊戲爛死了」。

現今的遊戲文化也許有些問題,那就是所有人都想成為職業玩家,每個人又都想要有什麼特殊的標籤來讓他們顯得很特別。我就說:我想你們都忘了當初玩遊戲的根本原因了。我們玩遊戲是為了學習跟樂趣。

這就像是有人說「我不想健身了,因為我永遠不可能像阿諾一樣壯」。

這是不對的,你應該身體力行。你應該嘗試思考。你應該玩《星海爭霸》。這會讓你感覺好點。


獲知更多資訊請讀:

《星海爭霸》高畫質重製版幕後花絮
重製《星海爭霸》美術:視覺對比

關注我們獲得最新消息

準備好深入探訪《星海爭霸》的宇宙嗎?
前往《星海爭霸II》官方網站。